诺贝尔级别的虐心《窄门》

最近阅读的一本书《窄门》.虐心的小说有很多,而虐心的段位最高级应该就是诺贝尔级.窄门的出处是《圣经》路德福音:主耶稣对众人说:“你们要努力进窄门.我告诉你们:将来有许多人想要进去,却是不能.” 这本书是集荣耀与争议于一身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安德雷基德的代表作.书中的每一句对话和自省都会让人陷入巨大的沉思.读懂了窄门,也就读懂了完美与永恒,至于爱情的枷锁.


分享书中杰罗姆写给爱丽莎的信中的一段话,“我常常觉得,爱情是我拥有过最美妙的东西,我的所有美德都依附于他,他让我腾空超越自己.但若没有你,我会再次跌至平庸之地,回到极其寻常的秉性中去,因为抱着与你重逢的期待,在我眼里,最险峻的小道也总是最好的.”

小说的主人公杰罗姆在不到12岁时父亲去世之后的每年6月,他都会跟母亲前往舅舅家做客.杰罗姆从小就被舅舅家的长女、表姐阿莉莎的美丽和忧郁深深地吸引着.某天,杰罗姆独自前往舅舅家见阿莉莎的时候,无意中窥见了舅妈与一陌生男人的私情。当他小心翼翼的来到了阿莉莎的房间,看见的却是跪在床头脸上满是泪水的阿莉莎。无疑,阿莉莎也窥见了自己母亲这不堪的一幕.
巨大的同情和怜悯促使杰罗姆吻了阿莉莎的额头,这一吻也让两人的感情就此升华.
不久后,便传来了舅妈与人私奔的消息,舅舅因此伤感万分.而舅妈对婚姻的不忠以及**的私生活,也给阿莉莎的心里留下了巨大的阴影,她与杰罗姆这场爱情的悲剧也由此拉开了序幕.
在随后的一次布道时,台上的牧师特意引用了基督的一句话,你们要努力进窄门,因为宽门和阔路引向沉沦进去的人很多,然而窄门和狭道却通向永生,只有少数人能找到.
这番话让杰罗姆顿悟永恒纯粹的爱只有少数的通过艰难险阻并拥有完美德行的人才能获得。也是这一顿悟使杰罗姆间接地成为了自己爱情的刽子手.
自此以后,对阿莉莎的爱占满了杰罗姆的心,并支配着他不断的追求完美的德行.他说:”阿丽莎如同福音书中所描绘的物价珍珠,而我就是那个为了得到他不惜变卖一切家当的人.”
慢慢的,二人的感情被家里人知晓,并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但渴望爱又害怕爱的阿莉莎却迟迟不肯接受和杰罗姆的订婚,甚至在他洞悉了自己的妹妹朱莉叶特同样深爱着杰罗姆的心事之后,便决定牺牲自己成全妹妹的幸福.
而妹妹朱莉也深知杰罗姆爱的是自己的姐姐,为了让他们没有顾虑的相爱,朱莉在大病一场之后便接受了一个大自己很多的男子的求婚.阿丽莎在确定了妹妹的婚姻是幸福的之后,才恢复了和杰罗姆的来往.因为杰罗姆去赴兵役,不得不分隔两地的他们一直通过书信的方式来表达着对彼此浓烈的爱意和思念.他们的感情在书信中达到了顶峰,灵魂也在此刻完全交融.可当阔别已久的二人终于等来了相见的时刻,却突然发现什么话题都没有了.
两人第一次紧握的手,也因手心的潮湿感到难受而各自松开又绝望的垂落.这次糟糕的见面是阿丽莎痛苦万分.他在后来的书信对杰伦姆说,最令我伤心的不是你松开了握着我的手,而是我感觉到自己的手在你手中并不舒服.
我们所有的通信不过是一场海市蜃楼.我必须承认,离你越远我就越爱你.他再一次提出了不要再见面的请求,深受打击的杰罗姆也决定暂时不再与阿丽莎通信.
第二年再次相见之时,杰罗姆依然恳求阿丽莎能接受自己,却仍然遭到了阿丽莎的拒绝。阿丽莎说,这些书信和会面耗尽了我们在爱情中所追求的纯粹欢乐.
在这之后的阿丽莎已经完全变了一副样子,从穿着打扮到日常生活,全部失去了往日的曼妙和失意.这种变化让杰罗姆觉得陌生又窒息.面对杰罗姆的失望,阿丽莎说,你爱上的是一个意想出来的形象.这一次会面耗尽了杰罗姆所有的热情.他说:“我将阿丽莎一点点抬高,把他塑造成偶像,用所有喜欢的东西装点着他.可一放任自留,爱丽莎就会降回平庸的层次,而我也一样,若处于那个层次,就不会再爱他.”
三年后,阿丽莎在疗养院中孤独死去.当杰罗姆看到了阿丽莎的日记时,才明白了她一直以来的痛苦挣扎以及对自己无限的爱.
阿丽莎的日记也是这场爱情悲剧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母亲对父亲的不忠以及妹妹量体才艺式的婚姻,让阿丽莎产生出对尘世爱情的失望和怀疑.他希望自己和杰罗姆的爱情能够更加完美神圣,且永不被俗世所玷污.
他赌心上帝,希望能和杰罗姆在上帝面前热烈的重逢,可为此所修炼出的所有神圣的美德,在与杰罗姆靠近时,又会无法抑制的变成俗世中的爱.他认为一旦沦为世俗,他便无法前进,而视他为偶像的杰罗姆也只能为他驻足.
在爱情与信仰的不断挣扎中,爱丽莎最终把自己看成了杰罗姆与上帝之间的障碍.为了让杰罗姆能通往神圣,爱丽莎痛苦的推开了杰罗姆.就像爱丽莎绝望的在日记中写道,“你指引我们走的路是一条窄,路窄到容不下两人并行.”可他忘了杰罗姆曾说的:“正是为了与你重逢,我才去崇拜你所崇拜的对象.”
如果你不在天国,这个天国我不去也罢.杰罗姆一直将爱丽莎视为完美的化身,用尽所有美好的事物来装点他.为了与这个虚幻的爱丽莎相配,他又不遗余力的使自己攀登到和爱丽莎一样的高度.
本就作为青教土的他们,在美德的高峰处不停的攀登,以至于被他们的美德所高筑的爱情,到最后已经完全失去了世间的土壤,哪怕一粒尘埃都会让这份爱情暗淡下来.就如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阿丽莎说的,你让我的梦缥缈高举,所有尘世的幸福都会让它破灭.亦如杰罗姆说的,如果我们当初都少一些自大,这份爱情本来很简单.
玛丽莎死去的10年后,当杰罗姆再次见到了表妹朱莉叶特时,二人的对话更是将这场爱情悲剧推到了高潮。在美德的光环中,不管是杰罗姆还是爱丽莎,他们都早已分不清自己追求的是幸福本身,还是无限靠近幸福的过程.
写了很多但这样是概括不了一部这样出神的文学作品的,非常值得推荐的一本书,但却是虐文天花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