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1月-地图上掷骰子

  • 2024-01-05
  • 全部

自从10月完成了全年的任务后,基本上就过上了世界地图扔飞镖,扎到哪里去哪里的时日.上天、入地、下海~貌似今年里的日子自己可以一周去一个地方.剩下的工作就只有新画室的空间设计与年终奖励的分配.

到海边刷刷罐儿~每天可以下潜3次,不过也被海底珊瑚擦的到处是伤.

过了“NO Air”减压时间就直接跨越5000KM到原来工作最长的异国街上再走走,这里熟悉到现在还可以凭着记忆脱离导航的穿越大街小巷;恐是我到这里的地方旅游者大都不会到访.

在轨道观光车里看到灯塔总是让你浮起《到灯塔去》书中的画面,伍尔夫描写令人深刻该是因为她那种意识流的刻画方式,每次书中画面涌出都能让人赞不绝口.

奈良美智根基在青森县,这里真的做到了随处可见他的松弛.

此图片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g_4780-1-1024x1024.jpg

时间还长,往返看看画室装修细节,带一场北京的户外写生继续踏上行程.喜欢花,喜欢海;喜欢日出,喜欢日落.也该集中领略几场冬日里苍白的画面只是气候会让行李尺寸变大变重便捷远不如酷热的海.

幸福没有公式,拥有便成了绝对的错觉.在路上可以交融更多的孤独与松弛,事实上并非每个人都有资格去享有他们,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没有接触过孤独的,被误认为孤独的只不过是独自的寂寞罢了.空虚、寂寞、冷,这与孤独丝毫不着边际.孤独是丰满渴望被理解,而寂寞是空虚只是挂单儿后的期盼人陪伴.这便是孤独与寂寞两者截然不同之处.

自己说绘画与艺术不是赚钱的工具,可能也略有些矛盾吧;毕竟众目睽睽下数目大了起来怎么说都会让人觉得装逼,随性不去做表达了.自己添置了这么高规格的画室,多少会引发不少争议,路上也在思考着工作室参与者的年终分配红利.我想这毕竟不是生意,而就是单纯的尝试着解读“大众与绝对少数人”的内在矛盾,还有“东西的正确交融”仅仅是个人内在的两大矛盾化解尝试罢了,不高大上反而商业的赤裸.

无可厚非的是英写教育这大半年里贡献了工作室内意外的收获或者不如直说是收益,而自己除了思路外并无什么付出,自然也是该“利归于出”不用去操心什么年轻人的飘.消费说升级就升级,说降级就降级的,这些都是环境说的,本质上与放个屁无两样,瞬间闻个味道.任何时间时日审美都不存在降级,品质更没有降级的说法,所有的降级只是人们找理由妥协了丑的容纳感.当明白这个道理后还是任凭你施展拳脚去做遵从于德的事情的.也便有了一个塑料娃娃总销售额千万,工艺美感提升的砚台供不应求,与结合审美再造的生活实用器的热销.有这么三五个三观正且不断追求自我提升的人一起去推动工作室内容收获还是很丰满的.完全没有必要在意什么“贩卖审美”的贬低说法,请相信我总结时候说的就贩卖也得先有审美才可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