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为止买过最贵的东西

8月16日值得祭奠,可能是毕生里代价最大的一天;也无法追溯是哪一时,哪一天的“开窍”做了这个决定,用自己最厚重的资产交换了未来的轻盈.一字千金,这又何止,这两字的确是目前最贵重的;也许真的会是这一生中最大的教训.但两日过去了,原本以为是千金散尽压抑没有丝毫反而有了原本没有的轻盈.不过倒也没有规划什么期许,这源自欲望始终没有得到恢复.有人问过这样的代价不会后悔吗?世间从来没有什么后悔,有的只有后果.

一晃又三年,匆匆又秋天;岁月不堪舒,故人不如初.应了“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的诗句.已经豁达了很多,也不必再究其什么“释怀”之类这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这些本就是人类自己制造出来服务商业的焦虑罢了,比起这些更愿意贴近贝勃定律阐述的更科学的解释.

前几天探访一个学者,他人尚未衰老年长我几岁只是面容显得比我大了几轮但著书不少;这样年轻就有这样建树确不多见;又该有人说我清高装逼了,但现实中有增进的就真只能探访求教学者来获取了.交谈让我认知上有所提升,传递了一个核心思想,即:远离解读人性而去靠近哲学.

在交谈中很快就给出了我在文学上的认知与理解是结合美学的反馈,我才告诉他我其实是有艺术工作室与下沉创作的事情,和在2018年后又重拾绘画的始末.攀谈中收获最大的纠正“治愈一个人的,从来不是时间,而是经历. 时间,只会让一个人习惯痛苦.” 而这个是否定我当下处理不了的就交给时间的做法的.

痛苦并不是来自恶意,有时来自爱意.真正教会一个人淡忘痛苦,一定是那些成长路上的领悟.所有的经历,都是一种人生的升华.我们终将在不断地经历,不断地成长中,活得淡定从容,刀枪不入.任何命运,无论多么复杂漫长.实际上只反映一个瞬间,那就是彻底醒悟自己究竟是谁的那一刻.所以余生自已,余生自己.


有段日子没有更新了,前段Blog内容都是艺术,我之前有检讨过了就不再二次道错;并不是要转写成艺术Blog请谅解.当遇到问题时我需要艺术的慰藉.我的世界观是由审美构建的更容易分崩离析而坍塌;这就是我一直在传递千万不要让下一代学绘画艺术的核心原因所在,放过他们.美术生的优势是他们识别美,但美术生最大的略势是他们需要美.

空闲做了更多内容的尝试,比如尝试更多领域的艺术下沉,但是没有经过工业设计系统的学习又在美学融入时遇到了与实用性的冲突.我养鱼的鱼缸是自己设计并制作的,结合了花瓶与鱼缸;陈列插花的另一个花瓶也是出自自己的创意灵感,但完成了打样后发现非常不实用,绝大部分花艺无法使用.

从5月底到7月是真没少忙碌,而我也是通过这些被动的事情逐渐的接受老一辈的一些观念,不再与这些观念格格不入.做了一些公益的事情,也把每日里的时间从高净值的内容做了多样化的调整,虽然商务根据调整拉长了每日里的内容排期时常,时间随之变得紧簇了但整体还是更加适合调整期.每次收到mail里催更新的话语,其实挺感动的,所以一直在分享,通过分享欲来保持自己的活力,也通过把内容分享给不敷衍的人来获得慰藉.Blog间隔一个多月没有update有些惭愧,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在一幅丙烯画修复的机缘里贪恋上油画的表达感,让人上瘾;这种通过油脂,色彩与笔触结合在一起的形式太适合表达内心,而却不用有过多的学习基本上就是拿起笔就可以随意的去描绘画面.工作室的商务也是给力,这些出发点原本就是“玩”的作品,活生生让他随着出版社旗下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一起推到了广州的画廊里,套画被定了10组,导致原本说好用来休息的生日月要交付作品,一下子忙碌到了这几日.但画廊毕竟是根据其客户群体挑选作品,这种画一幅出售一幅的形式太不适合自己,接受不了反复去输出同样的画面,也便与商务达成了今后不再扩展这条路线的默契.

但油画我还是有着一种喜欢,喜欢这种能把内心深处内容可以无缝表达出来的介质;其实在之前也创作过一些,但都是在朋友的工作室里完成的,充其量算得熟悉材料与输出静物场景.而现在的每一幅作品都不再具像化到现实中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还会把那些埋在心里的画面通过色彩表达出来,而日常中看了那么多大师的作品也成了我的参考,就是通过理解这些艺术家的手法去尝试表达自己内容的东西.没有商业束缚也就保留了灵魂自由,让我可以摸索适合自己的表达形式.

艺术被定义其实就是审美被定义,而这种定义一定是便于商业的低端定义,高级审美注定小众也就是真正意识上的无法定义的艺术本身.白石老人60岁之后,吴昌硕70岁之后,黄宾虹80岁之后……这些旷世奇才尚需几十年时间领悟“风骨”,而现世的艺术家恨不得在娘胎中就已在改变着现代美学一样.大红大青的罩染重新定义艺术,乱像迷人眼;无奈之外,怜悯的是被迷惑的大众审美.当今喊着喜欢艺术的人有99%是看不懂艺术的,大都是两个群体,一、当下需要艺术来烘托“高雅”来包装其接触更多机会.二、需要艺术的治愈属性来抚慰原本失衡的内心.而资本早已看穿了一切,当下被资本定义的审美就是针对这部分群体.

崔白的《双喜图》,赵佶《瑞鹤图》……这些千年之前宋代画作,就像老师传我的一方宋砚一样,她们不美吗?很多时候都在自己洗眼睛,中国传统的美学书籍,西方艺术书籍,当代艺术书籍还有那些无从归类的杂书几乎不离手的一年是丰满的,以至于帮助自己成功的重新搭建了原本崩塌了的世界观.那些无比期望的“美好”不在了,从文学与艺术从获得了更多的养分.开始重新认识了自己,找到了诸多意义;这种更有价值的美取之不尽的滋养着自己的精神世界.

创作跟创业是截然不同的,创作只需要自己;在自己充实的认知下进行,而创业需要团队协作与配合;然而很多事情是自己无从选择的,背后的力量会一直怂恿你,推动你.每个月几乎都被问询着恢复与调整的状态,躲不开的宿命一样.成功的团队协作太难了,找不到可以承载住思维的帮手成了创业难以成功的原因.这个与当前全球经济一样,搞金融的吹下的牛逼,搞科研的接不住;常温超导、治愈癌症、脑机接口、移民外星、合成粮食……哪一个泡泡被科研拿下也不至于经济如此衰退.这个怨不得搞金融的,这本就是他们该做的,而科研在如今就是因该落地满足才能平衡的延续透支的经济体系.自己同样项目成功与否担心的从来不是资源与资金,而是一个具备团队基本素养的团队.

当前调整期这样沉浸在“养分”中的时间长久不了,虽然即将接到出版社对工作室未来3年的续约合同,但那些身后的资本还是喋喋不休要把你推到他们心里你该有的位置做你该做的事儿.工作室也就只得签下2-3个青年艺术家磨合着保持现在的业务构成与效益,也继续承载着自己的思路与活着所需要的艺术养分;还是终究要回到原来的赛道上再出发的.

马上七夕了,马上生日了,下周真的要休息一下;去看看喜欢的展览,再到美院教室里画几幅大尺寸作品,到山沟里写生,自己要吃上几顿美食.我会永远记得这一年里每天阅读,绘画的日子,就像记忆中不会抹掉的那些人和事儿一样.只是不知道这样渐渐让自己灵魂舒适时日还能延续多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