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亿破纪录克林姆特遗作落槌

北京时间6月28日凌晨,古斯塔夫・克林姆特(Gustav Klimt)遗作《持扇的女子》于伦敦苏富比现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举槌,以8,530万英镑远超高估价成交,缔造新拍卖纪录!

古斯塔夫・克林姆《持扇的女子》
油彩画布,1917-18年作
100.2 x 100.2 公分

成交价︰85,305,800 英镑

《持扇女子》是克林姆特骤然辞世前创作的最后一幅肖像画,也是他最细腻动人的作品之一。彼时正值克林姆特艺术生涯的黄金时期。这一时期的作品既呈现出精湛的技法又极具实验性,是他发自内心对于绝对至美的礼赞。《持扇女子》描绘了克林姆特最喜爱的主题之一——妩媚动人的维也纳女人。画中女子身裹一袭印花中式长袍,大胆露出左侧肩膀和修长的脖子,右手持折扇挡住胸部。她的头微微上抬,面色红润,自信从容地望向侧前方。《持扇女子》是克林姆特极少数的纯粹为满足个人兴趣而创作的作品。画作中充斥着艺术家发自内心的愉悦表达和最纯粹的美感形式。在这里,克林姆特摈弃了传统肖像画的竖直尺幅,而是回归了他在世纪之初用于前卫风景画的方形画布,赋予这幅画独特的“现代感”。

《持扇女子》是克林姆特极少数几幅仍在私人藏家手中的肖像画之一。苏富比欧洲区主席兼全球印象派及现代艺术主管Helena Newman表示,在估算《持扇女子》的价格时,之前作品拍卖记录都曾纳入考量。此外,她还预计会有不少亚洲藏家对这幅画展现出浓厚的兴趣,尤其考虑到画作中强烈的中国与日式美学因素。

克林姆特早在1890年代起就开始研究东亚艺术,从日本美学研究到中国、韩国、波斯和印度等地的艺术文化。他对东亚文化的迷恋在《持扇女子》这幅画中也体现得淋漓尽致。画作的背景采用象征中国皇室的黄色,四处点缀着中国传统荷花、牡丹、仙鹤、凤凰等富有吉祥寓意的图案纹样。

关于作者:

关于克林姆特这位奥地利艺术家我们最熟悉的作品该是《吻》,肯定会有人问道这位艺术家画作都是通体金黄,华丽的很.古斯塔夫·克林姆特(1862年7月14日-1918年2月6日)生于维也纳,是一位奥地利知名象征主义画家。他创办了维也纳分离派,也是所谓维也纳文化圈代表人物。 古斯塔夫·克林姆特画作特色在于特殊的象征式装饰花纹,并在画作中大量使用性爱主题。在伦敦举行的“印象派与现代主义”夜场拍卖中,他创作的风景画《花草农园》以48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4.056亿元)的价格成交。

《吻》1907–1908。油彩,画布。美景宫奥地利画廊。克林姆特的「金色时期」为他带来了正面评价与成功,并被认为是克林姆特的巅峰时期。

克里姆特出生于维也纳,14岁进入维也纳的奥地利博物馆附属的工艺美术学校,接受长达17年的学院式的基础绘画训练,毕业后与其弟及友人自立设计工作室为国内外绘制壁画。他早期的作品基本上采用传统的表现方法,以严谨的造型和浓厚的色彩为其特征。成立分离派之后便探索装饰性和象征性相结合的表现风格。
克里姆特的艺术深受荷兰象征主义画家图罗普、瑞士象征主义画家霍德勒和英国拉斐尔前派的比亚兹莱等人的艺术影响,同时吸收了拜占庭镶嵌画和东欧民族的装饰艺术的营养,致使他的画具有“镶嵌风格”。后来由于他对色彩强烈、线条明快的中国画以及其他东方艺术发生兴趣,致使他的画风又发生新的变化。他还使用工艺的手法采用羽毛、金属、玻璃、宝石等材料,以平面化的装饰图案组成他的艺术品,使作品具有华丽的装饰效果。在他的作品中构图严谨细致,除人物面部和身体裸露外,其余的服饰和背景都充满着抽象的几何图案,这种修长变形与写实相结合的造型,被包围在充满抽象、象征的甚至神秘意味的气氛中,具有花坛般的装饰美。但是,在那绚烂豪华的外表里边,却也蕴含着人类苦闷、悲痛、沉默与死亡的悲剧气氛。

克林姆特生于邻近维也纳的鲍姆加登,在家中三子四女中排行老二。家里的三个儿子在幼时都展现了艺术的天分。克林姆特的父亲恩斯特·克林姆特是名来自波西米亚的黄金雕刻匠,妻子安娜·克林姆特则梦想从事音乐相关工作,但一直没有实现。克林姆特小时候家境一直很贫困,当时职缺稀少,移民的经济发展十分艰苦。
1876年,克林姆特获得了前往维也纳艺术工商学校(Kunstgewerbeschule)的奖学金,并在该校就读至1883年,受训成为一名建筑学画家。当时,他崇敬一流的历史画家汉斯·马卡特。克林姆特欣然接受了保守主义的训练;他早期的作品可被归类为学院派。1877年,他的兄弟恩斯特,跟随其父的脚步,成为一位雕刻匠,亦进入该校就读。两兄弟与朋友法兰兹·玛兹曲一起工作,1880年,他们以团体「画家集团」之名,受委托办理了许多任务,并帮助他们的老师为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创作壁画。克林姆特以创作室内壁画与为大型公共建筑的天花板作画出名,其中包括成功的系列「寓意与象征」(Allegories and Emblems),展开了他的职业生涯。
1880年,克林姆特从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得到了黄金勋章,彰表他为维也纳宫廷剧院的壁画所做的贡献。克林姆特也成了慕尼黑大学与维也纳大学的荣誉会员。1892年,克林姆特的父亲与兄弟恩斯特皆逝世,克林姆特必须承担其父与兄家中的经济责任。这次的悲剧也深深影响了克林姆特的艺术理念,很快的克林姆特便转向开创了新的个人风格。1890年代早期,克林姆特认识了艾蜜莉·芙洛格(Emilie Flöge),尽管他与其他女人纠缠不清,芙洛格仍成了克林姆特终其一生的伴侣。他与芙洛格的关系是否只限于肉体仍是争议不断,但那时期的克林姆特至少有了十四个小孩。

维也纳分离派时期
贝多芬横饰带画作的一部分
1897年,克林姆特等人创办了维也纳分离派(Vienna Secession),克林姆特并担任了该派的期刊《圣春》(Ver Sacrum)的总裁。克林姆特待在分离派一直到1908年。维也纳分离派的目标是提供年轻的非传统创作者一个发表的平台,替维也纳带来外国画家的优秀作品,并自行发行杂志来展示团员的作品。分离派声明没有任何宣言,也不主动鼓励任何显著的风格,自然主义、写实主义与象徵主义和平共存。政府支持他们的目标,并给予公有土地的租约以建立展览厅。分离派的象征是雅典娜,代表著智慧、技艺、战争的希腊女神--克林姆特于1898年画了他的版本。
1894年,克林姆特受托创作三幅画来装饰维也纳大学大厅的天花板。完成于世纪之交时,克林姆特的三幅画:《哲学》、《医学》与《法学》,其激进的主题与取材遭到排山倒海般的批判,被评为「色情」。克林姆特舍弃了传统的寓言与象征手法,而使用了更公然表达性欲的新颖表达方式,因此招来了更多纷扰。公众的抗议从四面八方而来--政治、美学与宗教。因此,克林姆特的三幅画并没有被放上大厅的天花板。这是克林姆特所接受的最后一个公众任务。1945年5月,克林姆特的三幅画被党卫队销毁。他的《真相》(Nuda Verita,1899)解释了他更进一步动摇传统的企图。毫无掩饰的裸体红发女人手握着真理之镜,上方引用了席勒风格的字体,写着:「如果你不能以你的成就与艺术满足所有人,那么满足少数人吧。满足全部便坏。」
1902年,克林姆特为第十四届维也纳分离派展览完成了《贝多芬横饰带》,展览主题是对作曲家的褒扬,以一座不朽、色彩斑斓、马克斯·克林格尔所制的雕塑为号召。横饰带只为展览而作,克林姆特以亮眼颜料将之直接画上墙壁。展览结束后,画作被保留了,但直到1986年前才开始公开展出。
此时期的克林姆特并不因公众任务而局限自己。1890年代末期开始,他与芙洛格一家在阿特尔湖岸共度了一年一度的暑假,并在当地画了许多风景画。这些作品构成了除了图形之外,唯一让克林姆特认真投入的风格。正式而言,风景画是以相同的精制图样为特征,强调结构、有象征意义的碎片。克林姆特成功的使阿特尔湖的作品的深处扁平成为单一平面,人们相信克林姆特以透过望远镜观察景色的方式,创作了这些画作。
巅峰:金色时期与成功
克林姆特此时期的作品常使用金箔,夺目的金色可于《帕拉斯·雅典娜》(1898)与《茱蒂丝一号》(1901)首次见到,金色时期最著名的作品则是《艾蒂儿画像一号》(1907)与《吻》(1907 – 1908)。克林姆特很少旅行,但皆以其美丽马赛克镶崁工艺闻名的威尼斯与拉文纳,则很有可能是克林姆特得到金色与拜占庭式画风的灵感的旅行地点。1904年,克林姆特与其他艺术家于奢华的史托克列宫,富裕比利时企业家的住家进行合作,其亦是新艺术时代最堂皇的建筑物之一。克林姆特负责餐厅的部分,贡献了包括《实现》与《期望》等他最杰出的装饰作品,他曾为此公开表示:「大概是我装饰作品发展的巅峰了。」1907年至1909年间,克林姆特画了五幅关于社会女性受包裹于软毛中的油画。他对女装的喜爱,在许多芙洛格展示她所设计的服装的照片中表露无遗。
于家中工作与放松的同时,克林姆特通常穿着凉鞋与长外袍,并不着内衣。他的简单生活稍像是隐居,献身于艺术、家庭与分离主义运动之外的小事,且避免咖啡社交或与其他艺术家的交际。克林姆特的声誉常吸引许多支持者到家门来。他作画的步骤总是经过深思熟虑,有时小心仔细,需要漫长的时间持续作画。尽管克林姆特对性十分活跃,他对风流韵事仍保持谨慎,并避免丑闻。
克林姆特曾写过一些关于他所见事物与作画手法的事。他常写明信片给芙洛格,但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克林姆特在一个被称为「对没有自画像的注解」的珍罕书写纪录写道:「我从来没画过自画像。我对把自己当作绘画主题,比画其他人更缺乏兴趣,而女人优先重要……。我没什么特别的。我是一个日复一日、日以继夜地画着的画家……任何想更了解我的人……应该谨慎的看看我的画。」
奥地利维也纳分离派(Venna Secession)的领袖人物,著名画家。他强调个人的审美趣味、情绪的表现和想象的创造,他的作品中既有象征主义绘画内容上的哲理性,同时又具有东方的装饰趣味。他注重空间的比例分割和线的表现力,注重形式主义的设计风格。他那非对称的构图、装饰图案化的造型、重彩与线描的风格、金碧辉煌的基调、象征中潜在的神秘主义色彩、强烈的平面感和富丽璀璨的装饰效果,使画面弥漫着强烈的个性气质,对绘画艺术和招贴设计产生了巨大而又深远的影响。克里姆特的作品提升了招贴的艺术品位和价值,同时也使他名扬四海。
克林姆特画作另一特色为画中主角大部分都是女人,主题则为「爱」、「性」、「生」与「死」的轮回宿命。克林姆特1918年因西班牙流感而身故。

更多关于克林姆特的内容推荐一本书籍《我的黄金时代》 英国作家:帕德里克·巴德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